浪珠新闻网>财经>骗贷购车质押套现构成何罪

骗贷购车质押套现构成何罪

2019-10-22 00:44:34

编者按在现实生活中,有各种各样的欺诈行为,如何区分行为的性质,如何认定是否构成犯罪,是司法实践中较为关注的问题。在这里,结合一个典型案例,作者分析了什么构成犯罪以及如何处理,知道行为人没有偿还能力,而且还用欺骗的手段购买了一辆零首付的汽车并抵押给一家小额贷款公司。

要讨论的主要问题:

◎小额贷款公司是刑法意义上的“金融机构”吗?◎以欺骗手段购买零首付汽车后向他人质押是否构成犯罪;◎如何定义质押提款行为。

陶·魏军

基本情况:2017年9月,赵某与汽车销售公司销售人员熊某等人合谋偿还高利贷等个人债务,意图通过贷款买车后转售和套现的方式获取资金。熊和其他人与赵合作,尽管他们知道赵买车的意图是假的,但他没有能力偿还汽车贷款,并试图以现金转售。他们以赵打算从汽车销售公司购买汽车的名义与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签订了贷款合同。后来,赵通过虚报个人收入、隐瞒贷款真实目的以及与紧急联系人合谋,成功骗取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11.2万元贷款。小额贷款公司预付了12000元作为保证金。小额贷款公司将贷款直接支付给汽车销售商后,赵某从汽车销售公司提取了一辆起亚品牌汽车,以小额贷款公司的名义抵押了汽车,并进行抵押登记。随后,赵将新车直接抵押给牟,并获得3.9万元用于偿还个人债务。赵某在逃避债务后,在无法联系赵某的情况下,在网上出售了赵某承诺的车辆。当小额贷款公司得知这一骗局后,向警方报案,调查部门逮捕了赵,但涉案车辆无法追回。

[男高音]

该行为人明知自己没有还款能力,仍与汽车销售者合谋,通过提供虚假收入证明等手段骗取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支持,并以零首付的形式购买汽车。知道汽车以小额贷款公司的名义抵押,兑现抵押的行为构成合同欺诈。

[指控和犯罪证据]

审查和起诉阶段。在办案过程中,对案件的性质有不同意见:

第一种观点认为这是民事违约,应被视为无罪。虽然赵没有还款能力,但零首付购买的车辆已经以小额贷款公司的名义抵押。即使赵无法偿还贷款,小额贷款公司也可以通过实现抵押权来收回贷款。因此,本案属于民事违约纠纷,不应纳入刑法调整范围。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中赵的行为应定性为骗取贷款,但由于数额不符合起诉标准,不构成骗取贷款罪。原因是小额贷款公司是刑法意义上的“金融机构”。赵某在贷款过程中使用欺骗手段,如出具虚假收入证明、隐瞒买车的真实意图、与紧急联系人串通等。但是,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是以购车款的形式支付给销售公司的,不是赵某获得的;并且有车辆抵押的,不能推断其非法占有贷款,从而构成骗取贷款罪,但骗取贷款罪可处以100万元,本案所骗取的金额不符合入罪标准。

第三种观点认为,赵某构成贷款诈骗罪。这是因为,在小额贷款公司被认定为刑法意义上的“金融机构”的情况下,赵某以欺骗手段从小额贷款公司获得贷款,并将抵押的车辆抵押给他人以获取资金和逃跑。他的行为实际上使得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目的和贷款回收目的无法实现。诈骗贷款和诈骗车辆具有实质性身份。事实上,他非法占有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给小额贷款公司造成10多万元的损失,构成贷款诈骗罪。

第四种观点认为,赵某的行为构成合同欺诈。首先,无论从理论分析还是从实践角度来看,对于小额金融公司是否属于刑法意义上的“金融机构”仍存在争议。认为属于金融机构,主要是基于小额金融公司的业务性质属于“金融业务”,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金融机构代码》中的编码对象是小额金融公司。然而,小额金融公司是金融机构的观点没有得到支持。指出小额金融公司未经刑法规定的“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一般不能取得银监会颁发的金融许可证。因此,目前还不清楚小额贷款公司是否是“金融机构”,那么赵的行为不应该被认定为贷款欺诈。其次,在本案中,小额贷款公司在贷款后取得了车辆抵押权,理论上可以在赵某无力偿还抵押款时,通过行使抵押权来保障债权。然而,赵某隐瞒了在贷款开始时从小额贷款公司购买车辆后会兑现的事实,在可预见的范围内,他后来无法收回车辆。因此,小额贷款公司决定发放贷款,是基于赵某误以为他真的买了车,会妥善保管车,并有还款能力。后来赵某将车抵押并出售给他人,导致小额贷款抵押权无法实现,造成小额贷款公司无法收回10万元贷款的损失。赵某明知自己没有能力履行合同,隐瞒非法占有的意图,以零首付方式取得车辆,并通过伪造收入证明、签订抵押合同等方式实现质押,应将其定性为合同欺诈。

处理案件的检察官出于谨慎,将案件提交检察官联席会议讨论。根据多数人的意见,该案因涉嫌合同欺诈而被起诉。

法庭审判阶段。在出庭公诉之前,案件检察官梳理了本案的争议焦点,并制定了一项支持法庭公诉的计划:主要重点是提供赵某非法占有目的和车辆处理方面的证据。一方面,引用赵的申请材料、贷款合同、前公司确认其辞职和虚假收入的书面材料、相关证人的证词和赵的供词来证明赵缺乏买车的真实意图和无法按时偿还抵押贷款。另一方面,援引谅解备忘录向赵某转让39,000元的记录、谅解备忘录的证词和赵某的供词,证明赵某在获得车辆后立即通过质押实现了车辆,并允许车辆不被收回的风险,从而导致小额贷款公司无法实现抵押权。

在表达公诉意见时,检察官充分说明理由,并指出该案件不是民事纠纷。证据可以证明赵某非法拥有这辆车。他的贷款合同只是掩盖罪行的一种手段,是一个“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案例。赵某自始至终都没有能力履行合同。从贷款公司获得贷款和通过伪造证明材料抵押车辆兑现的目的在该法开始时就已确定,然后该法得以实施并得以逃脱,这不属于民事合同纠纷的范围。其次,赵以合同的形式获得了贷款。他欺诈的目标是车辆。在欺骗小额贷款公司获得这辆车后,他承诺将它兑现。因此,贷款公司的抵押权无法实现。他的行为严重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他应该被判合同欺诈罪并受到惩罚。

[判决]

2018年12月28日,一家地区检察院因合同欺诈向地区法院提起公诉。地区法院判处被告赵某一年监禁和5000元罚款。判决后,赵没有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典型意义]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小额贷款公司是否是刑法意义上的“金融机构”。根据以上所述,有完全不同的观点。在司法实践中,有许多判决认为它属于金融机构,也有判决认为它不属于金融机构。在这方面,提交人认为,拥有金融业务的公司,如小额贷款公司,如果获得银行监管委员会颁发的金融许可证,可以被视为金融机构。其次,此类案件是跨学科案件。如何区分犯罪和非犯罪是非常重要的。由于车辆是通过表面上合法的零首付贷款合同获得的,这种零首付抵押贷款最初是一种促进居民消费的金融创新。即使它不能偿还抵押贷款,并被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用来行使车辆抵押权,也不适合将其作为欺诈行为进行处罚。因此,区分民事纠纷和刑事犯罪的关键是如何证明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如果客观证据不能用来证明犯罪人非法占有的目的,则不应作为犯罪予以处罚。本案通过相关证人证言、虚假申请材料、赵某的经济状况、被告承诺将车辆兑现的事实、事后逃逸行为以及被告的陈述证明了非法占有的目的,足以认定其构成合同诈骗罪。

(作者: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检察院;资料来源:《检察日报》)

随机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veloren.com 浪珠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